the way apart from….

发布于 2007-06-03  753 次阅读


我很确定将要彻底的离开学生会。我知道那里已经不是一个适合我的地方。我明白是我自己放弃了那里,也许我还有很多不足,也许我真的配不上继续在学生会做下去。

前几天对别人说,时间是不能解决一切问题的。也许表面上看可以使一切恢复如初,但是似乎总是觉得,有的东西,那么深刻的印在心里,以致于深刻到自己也觉察不到,也许就这样被深深的改变着自己却一无所知。而这些自己都感觉不到的变化,可能时间也无法消磨掉。

每次想到这些东西,时间都会证明我是错的。每次做错了什么,说错了什么,担心自己珍惜的东西将要失去的时候,总是祈祷时间能弥补一切,却又总是有一种想法,那就是时间是不能解决一切问题的,某些细小的裂痕,无论你怎么去弥补,它永远都会存在那儿。每当这个时候,这个世界总是崭露了对人的慈悲为怀,悄然的在这个世界上淡忘掉我所担心的一切。

没错,真的是恢复如初的。

每当这种时候,时间是如此神奇,以致于让我觉得,时间是多么的高高在上,使我每次都不得不以一种崇敬的心态去对待时间。

这让我试图想起自己是什么时候对学生会开始如此的失望,如此的希望能尽可能的与其脱离关系。也许是招干那件事?不会,前天晚上还请她吃了雪糕。那是选部长的事?更加不可能,直到今天我都不想当那个部长。要是硬要想一个令人信服的原因,我觉得是进入管理层以来,自己看到,听到的,亲身经历的一切。面对缺乏激情的干事们,爱拍马屁准备竞争明年主席的人,领导能力很强但是滥用权力惹人烦的某主席,领导能力低下的主管老师们.......还有在学生会工作相当不负责的我.......

学生会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么?不是吧。或者,的确就是这个样子的。以后的社会可能比这些更惊险。觉得自己还是很有自信能在这种环境中立足的,不就是瞅着机会好好表现自己顺便牺牲一下其他人然后让别人尽量看不出嘛......小case了。

只是现在真的不想这样做。

宁愿记得自己部里是多么团结,部长多么好人,可爱的干事多么听话,肥仔身上的肉多么好玩.....还有各个软件的部长和主席,在一起很开心。

突然想起蒋中正说的:毋忘在莒!


常保飢渴求知,常存虛懷若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