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

发布于 2007-06-04  2.09k 次阅读


教我们计算机组成的老师说他很不会讲故事的。他说当他看到一块即使是最简单的80386芯片,他也会由衷的觉得这是一个艺术品。

一直觉得自己到不了这个境界。

从很小的时候,就对电脑很感兴趣,记得小学可能一二年级或者更小的时候,那时候我爸的办公室里就有了计算机。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不可思议,那么早怎么会有计算机呢?其实那个时代的中国,对军工的投入是很大的,我家所在的研究所,就有几部苹果的计算机,我爸办公室的那部就是其中之一。那时候总是吵着要去看我爸用计算机,很晚的时候我爸加班,我就会跟着他一起去,然后在他工作开始之前,就会让我玩会儿计算机。那时候,我爸会让我按着空格键,然后我会看到黑白屏幕上的光标一排一排的向下移动.......那就是我对计算机的唯一了解--一个可以让“小飞机”一排一排的飞来飞去的大玩具。呵呵,按一下空格键,那的确就是我每天都渴望玩到的东西。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其实对计算机的认识没深入多少。也许我很早就学会了用windows,学会了上网;很早就知道了计算机的基本硬件组成,知道了键盘和显示器的构造.....但是我也仅就是会这些而已。充其量,也就是个对windows的应用了解的相当详细,对计算机的配件构成十分了解的普通电脑用户。那对于那些计算机的工作原理之类的,一直觉得自己没什么可能了解清楚的。

有时候,我会很兴奋的觉得,我对电脑的了解又深入了一点了。那是在我知道了到底硬件接口是什么的时候,是知道了网络协议有哪些的时候,知道了cpu怎么样安装的时候....虽然这些现在看来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当时的的确确的一直鼓舞着我,使我对计算机的兴趣一直持续下来。我知道这些都是很肤浅的事,因为只要任何一个人肯静下来钻研一下,他就一定会明白我当时所明白的东西。在当时的环境下,周围的同学没几个人知道的有我多,也许他们知道的其他东西比较多,大家“术业有专攻”而已,但是毕竟心高气傲,会因为自己对电脑的了解觉得自己比别人厉害。这种心理到高二之前都存在着,虽然可能没表露出来,但是心里的确是在这样想的。后来嘛,一方面见到不少高手,一方面也长大了,自然不再那样想了,唯有时不时傻笑一下自己的愚蠢罢了。

其实大学之前一直都不愿意深入去学编程。毕竟一直都很懒惰,对于编程这种庞大的工程,总是尽量回避。记得以前初中的时候,班上没几个人整天上网的,只有我和吴志伟有这种兴趣。那时候周末的时候曾经用了冰河把他的电脑黑掉,然后在qq上问他信不信我可以关他的机,他当然是甩都不甩一下我的。直到我halt掉他电脑,他重启之后说的第一句话至今我还记得:大佬,我正在泡妞的.......   那是我觉得电脑最好玩的时候。可能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对电脑的了解就没怎么进步过。最多是把以前了解的东西更深入的了解了一下罢了,实际上都是停留在表层的。

到了大学之后,当然感觉到很大很大的差距了。很多人都是高中开始学编程的,到了大学已经相当厉害了,我跟他们已经差了不止一大截。但是总是在想,也许从此开始,也许真的有那么一天,我能了解计算机是怎么工作的,计算机主板上的每一条线有什么用,里面传的是什么东西.....大一学了计算机导论,基本上理论上的东西懂了不少,然后学了很多很多的数学,理论上的东西又懂了不少,虽然我懂得冯洛依曼体系,懂得串并口的原理,懂得二进制的表示方法......但是一直也不觉得掌握了计算机的机理之类的东西。

一直在想,也许这种状态会持续到毕业吧,自己经历的事情似乎永远都是这样:了解一样东西,但是永远不能彻底的弄懂它。

直到现在,学了大半计算机组成的课程了。计算机组成的老师很厉害,他自己懂不少东西,他也希望我们像他那样。所以他上课总是很尴尬的一种状态:他认为我们能做得更好,实际上我们也在尽量做得更好,但是永远却达不到他的要求.....就是这样,每次上课他都提很高难度的问题,每次都需要正真的用脑来回答的问题,然后我们在下面十分怕被他点到,提心吊胆的想答案......就这样上了大半个学期的课,慢慢的,开始懂了计算机文件的原理,存储器的原理,cpu的原理.......开始慢慢的觉得这次似乎是真的懂了,懂到一丝一毫。键盘敲进去的每一个键,是怎么显示到屏幕上的,愚蠢的电脑为了做这样一件事到底做了多少东西,那些看似十分无聊的东西:数模转换、寄存器、取指、取数、运算、返回....无意中拿起一块主板的时候,会去看上面的每一条线连接哪儿和哪儿,有什么用,在传什么东西。开始觉得主板不是一块电路板,上面密密麻麻的东西就像一幅图片,一一对应到计算机的各个部分。有时候会很惊异的觉得,天啊,真的是和书上讲的一模一样的........

呵呵,也许,像以前一样,我还是一个计算机的门外汉,这些知识也只是计算机的部分而已,第一次知道的人就会兴奋异常。呵呵,无所谓了,反正觉得今天过得像昨天一样开心。

记得以前大一的时候,问计算机导论的老师一个问题:为什么INTEL的cpu流水线多过AMD却没有AMD效率高?当时他回答的十分敷衍,我知道他也不是很明白。而今晚,我向计算机组成的老师问了同一个问题,他的回答也挺敷衍的,他走的很急要赶回宿舍。

回宿舍的路上,突然如此的豁然开朗。为什么一定要老师来回答这个问题呢?其实这节课后,这个问题我就已经完完全全的明白了,我很确信,我比那间教室里面的任何一个人都知道的更清楚。

也许我永远的到不了老师说的“艺术”的境界。但是....呵呵,未来的事.....


常保飢渴求知,常存虛懷若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