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俊杰

发布于 2007-05-18  3.18k 次阅读


不知道名字是不是这样写的.....昨天去听了他的演唱会.....

昨天下午继续电子电路实验。其实长这么大,第一次觉得做实验爽的就是做电子电路实验。上实验课的老师就是上个学期交我们理论课的老师。知识掌握的不错,就是上课讲的太缺乏激情.....个人跟他关系还挺好的,当时期末的时候他还漏了几道题,不胜感激中(其实是复习课没人去,只有俺和宿舍周围的几个人去而已)

为什么觉得做实验爽呢,是因为上一节实验课一连烧了8根稳压管,八,没错。八根,我整个高中都没烧过那么多的零件。主要原因是以前烧零件是要赔钱的。现在烧这么多零件的原因就是做电子电路实验烧东东是不用给钱的.....

其实,到现在我都不是太明白那电路为什么会烧零件,我确信自己是接好的了,只是每次通电源就会看到一股白烟从稳压管上升起,然后看着它烧红,发出一股烧焦的味道,然后嘭的一声,玻璃管暴掉.....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断电,拔下碎掉的管子,插上一个新的,通电.......其实,说真的,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在享受这个过程。而不是享受实验本身。从初中开始,作为一个理科生,就一直被压抑在严谨的物理实验环境下,尽量不要犯任何错误,尽量把实验做得尽善尽美。所以长时间来都把烧坏仪器和配件当成一种恐怖的行为。压抑了这么久,第一次解放出来,我相信任何人都会有一种反叛的意愿,去好好看看烧坏零件的白烟的......        

  哈,觉得这是自己给自己找的借口。无所谓了,就像姜文唯一导演过的那部电影里说的那样,以前的东西是很难分清真实与想象的。也许以前我也烧过很多零件呢?呵呵,算了吧,还是相信现在的自己吧,这样至少心里好过些。

很不幸的是,今天电路板上的电位器坏了。这次可不是我的杰作,于是很不幸的搭好电路后又拆掉,然后换一部机重新搭过。实验有个参数很有意思,就是那个电位器。在书上的标记叫Rp,原因是这个东西的英文叫potentiometer-type rheostat。当然,这个叫Rp的元件很自然的让人想起了RP这个经常使用的词组。更有意思的是,今天实验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测量值就是测量Rp高低不同时,输出的反应。这让我又联想到了一件是,那就是我们班抽讲座票时,连续三四次俺什么都没抽中,但是有的人RP就是高,可以抽中两次或三次.....所以,俺是有那么一点侥幸,觉得Rp高那方面至少最近来看,是很难测到的.....

过不其然,Rp高的曲线俺就是测不出来,Rp低的曲线.....画的还是挺漂亮的。当然,相对来说,老师的rp也高不到哪儿,实在搞不定call他来看,他捣鼓了半天也测不出来。哈哈哈~笑....

就算换了部机,这次还是蛮快就做完实验了。或者说,在学生助理通知有票去听演唱会的时候,只有几个人有时间可以马上赶过去。隐约听到有人说是林俊杰同学在唱。于是,就这样饭都没吃就赶到北校区去听演唱会去了。

饭虽然没吃,但是还是挺精神的。不知道林俊杰是不是叫JJ,总之现场不停有铁杆fans高叫这两个字母。据小道消息说,上次五月天同学们来开的演唱会由于太商业化,导致全体scut校友的反感,所以这次搞了个免费的,还要对对学生证确定是本校的童子们才能参加。但是很失望的是,这次在文体中心诺大的室内空间里,华工的童子们只能龟缩在侧面看台高处的一角,来自学生会的工作人员很甜美的声音告诉我们:华工的学生只能坐这里哦....算了,免费的午餐就是这样的,做为一个既得利益者(通常这样的人需要受到鄙视),还是暂且忍受一下吧。

忍受嘛,就是即使是看到文体中心正中间的临时看台上写着的超大的VIP和消费者区的字样,即使校学生会的成员除了在vip周围晃荡其他地方都见不找人影,即使是知道前排坐着都是教师的子女,你还是要投入的去享受这一切。

再次证明一点,一个人看演唱会是很无聊的,所以厚着脸皮跟辅导员要多了一张票,叫mango一起来看。辅导员倒是很客气,还关心的问我是不是叫了一个女生。我faint!如果她早点决定给俺两张票,说不定俺还会死皮赖脸的拉一个女生去。可是,人在传说中的华工北校区,去哪里找个女生嘛......

开场后,气氛都算热烈,特别是开场的街舞,算是见识疏浅的俺看过的街舞中最棒的那种了。直到....直到暖场的粤语rap出场,气氛开始直线下降。举办方应该调查一下,相信华工学生听不懂粤语更别说粤语rap的还是大有人在的。

至于本次主角林俊杰同学和金莎mm。可以很形象的说,呈现一边倒的情形。很简单,金莎出场男的吼,林俊杰出场女的叫。其实没唱几首歌,金莎和林俊杰各打了一首新专辑的主打歌,同时唱了几首脍炙人口的例如江南之类的歌,七七八八就结束了,全场出现最多的,当然是赞助商可爱多的新主题歌,倒也蛮好听的。

至于演唱会中的一些特别有意思的地方,倒是挺值得回味的。

例如辅导员很早就不经意说出来她们已经有人霸了靓位了,所以才能不紧不慢的组织我们进场;

例如学生会的部长们都站在最靠近舞台的地方拿着相机喀嚓咔嚓,干事们就站在稍微后一点的地方喀嚓咔嚓,大一的新干事们就站在场外吹吹冷风清醒一下;

例如弄明白了其实可爱多是和路雪的下属品牌,和路雪是资本主义大富翁联合利华的下属品牌;

例如mango说了一句俺很赞同的话:我都不想怎样,但是如果是yanzi来我就跟着吼了;

例如华工的学生还是严守华工朴实的校风,经常性的不跟着台上的人一起high,或者等到某某人退场的时候突然很high的送那个人退场......

总体来说,似乎能看一下甜美的金莎姐姐,琢磨一下林俊杰的江南是如何发音的,还是满开心的。当然,很庆幸没带相机去,那种恶劣的环境根本不适合拍照,或者可以说是不适合拍非艺术照。


常保飢渴求知,常存虛懷若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