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2006-12-01  1.87k 次阅读


无意中路过朋友的宿舍,门上面贴着他们宿舍的作息表。6:30到11:30。这是最完美的时间,他说。

听着张米亚的专辑,犹如看到台北来回穿梭的电单车上,幸福甜蜜的生活。即使我从未去过

突然想起去黄山的时候已经是好多年前了。当年隐约知道,天都峰和光明顶是轮流封山的,80年代以来,两座高峰就没有同时开放过。站在始信峰上,看着鲤鱼背上的天梯,锈迹斑斑的铁链一直连到天都峰的顶上。当时心里想着无法登上黄山第一峰的稍嫌可惜,想着在半山寺边的分叉口,跟护林员侃大山,他已经默许我们走向天都峰....最终我们还是选择了去往北海的路。

转眼过去好多年,天都峰脆弱的环境和极低的安全系数导致到现在还没有开放。自己反倒安下心来,云谷北海一路,假使爬了天都峰(基本上也不敢爬上去),许多美景都会错过。

当年在光明顶上到处乱跑,专挑最险峻的峭壁边上照相,很惬意的在山巅最突出去的大石上吹风,刚刚爬完山还想溜到几乎没人去的芙蓉岭去探险,早上漆黑一片就跑到悬崖边坐着等待日出...现在绝对不会干出这种蠢事了。

所以,现在绝对不会体会到会当凌绝顶,一山之上,整个中原尽在眼前的快感,绝对看不到芙蓉岭后山凌厉的峭壁山崖,绝对不会有一个那么圆,那么完美日出了(极品位置,光明顶东边悬崖上的大石头,那一晚只有几个人敢在漆黑的夜里爬上去,现在去黄山的人那么多,设备那么先进(手电)估计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位置了)

的确,出去玩的时候更注意安全,很多东西都不敢尝试。慢慢的,可以在丽江睡一个惬意的上午,再也不会责备自己懒惰,好多事,开始变成懈怠。现在想改都觉得很难了...

永远不会忘记,最艰难的时候,只有一线天

不去想还有多高,穿过一线天,就是光明顶。


常保飢渴求知,常存虛懷若愚